查看: 1546|回复: 2

小竹竹的一万多字的乌孙行记,嫌长你就别看了!

[复制链接]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7

26

主题

19

帖子

53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3
发表于 2017-10-25 22:3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9182359分踏进家门,飞机从新疆乌鲁木齐起飞,经停天津到达杭州,全程7.5小时,一路昏睡到家。小妹跟厨神在家候着,迎接鬼混成性的奶奶。进门那一刻,小妹说:“奶奶,我怎么觉得你变了,脸小了一圈,手黑得跟什么一样,都不是之前的那个奶奶了。”我站在镜子前,照了照,快速冲个凉上称,瘦了7斤,总算没白遭这么多天“罪”。不过,比瘦更值得的,还是这些天的经历、故事跟成长。

PS:下面的奶奶、小鬼、菇凉、竹竹都是我本人,只是应对不同的人,称呼不同罢了。图片有自拍,有盗图,太累,就不一一备注了。

综述:9.9-9.18,共10天。轻装徒步6天,共计130公里,露营5晚。翻过2座达板,爬过雪山,走过草原,淌过河水,遇过原始森林,宿过冰川峡谷。有过欣喜若狂,也有过心酸委屈,有过鸡血满腹,也有过疲惫不堪。而今回想,却只剩欣慰跟坦然。

现在是2017.9.20凌晨134,四周很静,你大概已经进入梦乡。就让我做一回梦主,将我的故事编织成你的梦境,只为博你梦醒时的莞尔一笑。

Part1:行前准备


自带装备:帐篷、睡袋、防潮气垫、速干衣、轻羽绒、抓绒衣、一次性内裤、速干裤、抓绒裤、防雨裤、速干袜、徒步鞋/登山鞋、护膝、头灯、雨衣、帽子、太阳镜、保温杯、餐具、纸巾、姨妈巾、杜蕾斯、口香糖、常用药(我带了红景天、肠炎宁、999感冒灵、芬必得、克痢痧、眼药水等)。

公共装备:套锅、高山气罐、炉头等。

出行方式:杭州飞西安,西安火车到乌鲁木齐集结。

出发前,唯一的愿望是希望大姨妈速速到来(她一向没有时间观念,来去全凭个人喜好,真是我亲姨妈)。这个夏天的前两段旅行她都不要脸的参合了,这一次去徒步,真心驮不动她。老鹰嘴浑身湿透之后,唯一能招呼她的就只剩芬必得(止痛药)了,6天徒步,若她真去了,我又该如何解决她呢?为了召唤她提早到来,菇娘提早一周开始喝冷饮、吃冰棍、淋凉水,然而并没有什么暖用。见过任性的,没见过这么任性的。就像家里的一个野孩子,平时爱怎么鬼混不要紧,大人要出门她不在,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着家,又窝火又无奈。


Part2:毛驴的驴行


Day-1(9.7):西安二进宫,再见乐怡仔

凌晨0440出发赶0635的飞机。昏睡了3个小时,醒来时落地恩施(经停),机舱外的恩施很美:

云山雾绕,

眉开眼笑。

情深露重,

浅酌吟诵。

e1EAZkokk6DnKiHh.jpg

GX6c6a0hs36x2ZH3.jpg


1132达到西安咸阳机场,1342到达预定酒店。

Qm01q9TchCBVqL1T.jpg

LU5b3a19aR8s1au5.jpg

第一次来西安,是2015年,跟那时的男朋友回家路过,那时的西安,夜景很美,魏家凉皮很好吃。古城的历史对一个吃货来说仿佛虚设,美食跟人文的诱惑远胜一切。放好行囊,骑一辆小黄车,去回民街逛吃逛吃。老米家优质羊肉泡馍很不错,原汁原味的汤,肉质松软谈滑。希木的手工老酸奶浓醇香厚,口感很赞,特色的酸奶炒冰激凌样子好看,味道一般。油炸黄桂柿子饼皮油馅腻,路边的柳条羊肉串干焦老硬,很差劲。看了一出皮影戏,喜欢荧幕旁的两句话,大胆的接了两句:

一线串出天下事,

两手拨动古今人。

三生擦肩成陌路,

四世同堂共天伦。

A7FkxZ267xZgn773.jpg

LL18D1gD1833Dra3.jpg

DBtoouL0E6EQ0e0F.jpg

tMFkDnvs4IyWW0Nh.jpg

odaSYTH244MfzWho.jpg

axSi1gm77Cc118i8.jpg

YJXpwHG16AhfHocJ.jpg

R6ps6hrdQBqZdRNT.jpg

P38y5y284bcw89tt.jpg


从剧场出来,溜达到大清真寺,在对面一家小店选购一些特色布包、布质书皮跟卡套,上面印的是地道的西安方言。贴心的乐怡仔带了一杯酸梅汁,带我去有名的店里吃酿皮跟红柳羊肉串,味道还算不错。晚饭在万达广场附近,点了一锅羊蝎子,人很多,味道着实不错。那晚的乐怡仔跟四年前刚认识的时候不太一样,结了婚,当了爸爸,体型更壮了,声音更深沉了,眼神多了几分沉稳,但依旧热情、体贴、周到、绅士,很温暖。

xeVf0kZw3WaWv6GZ.jpg

HCjzglvEEQLjLlqJ.jpg

P5XM0xt9TNNMN5uT.jpg

yi9k4W9K14Ua955E.jpg

lpPG4pctvpIZp3GP.jpg

QVpRDADlrpo5V08V.jpg


这一别,既不知何时再见,更不知道再见时彼此又会是什么样子。岁月从来不知饶人,只是不断给人惊喜或是惊吓,幸好,不变的,永远不会变。

hL3sHxsL3U0VzC0x.jpg


回到酒店,真正的惊吓来了,大姨妈突然造访,内心一万个草泥马,真特么会挑时候。幸亏上帝眷顾,抢到一张到乌鲁木齐的火车卧铺,洗漱完赶紧躺进被窝,享受最后一晚有床的夜。

Day0(9.8):火车前往乌鲁木齐。

一整天,卧床不起。

R5Qn8v5gGgv8D5XJ.jpg

loqW9jm99mQC0OSU.jpg


那天夜里,爷爷跟菇娘把话说开了,误会也好,误解也罢,雾霾散去,最初的人依旧在原地,带着初心跟遗憾,陪伴着在路上的人。那晚便有一个心愿,这一程结束后,要第一时间回到最初的地方,看一眼初识的人。

情这种东西,看不见,摸不着,捉摸不透,患得患失。有时候即使知道结局注定,还是无法悬崖勒马以求自保。逃过很多次,仍旧弥足深陷。或许挫骨重生后反倒能成就不一样的视野,倘若无法叫停,索性听之任之。凡事自有定数,时候到了,一切顺理成章,时候未到,挣扎亦是徒劳,我信。既然已经上路,即便注定是死路又如何,至少还有沿途的风景,还能选择用一颗赤子之心去发现跟欣赏那份美好,还求什么呢?

Day1(9.9):游荡乌鲁木齐,顺利集结

825分列车抵达乌鲁木齐站,寄存行李之后,出发,游荡大巴扎。很喜欢那里的葫芦,大葫芦小葫芦,纯色葫芦彩色葫芦。喜欢手鼓、都塔尔、热瓦甫发出的声音,很想学着用手鼓拍一首《酒歌》,只是时间不够,无缘圆梦。

sZ5vJ5a7K2s2wNe5.jpg

EWUF93dR8aCC9d99.jpg

err4Feu6zV55z15F.jpg

kWBBCXbByifD5WXY.jpg

qWkD6W1f5FZw141S.jpg

hoTF6ZI4ElgF0MZV.jpg

KCq83I4TO09Ocm0C.jpg

m5r8Jq8RRCRpHGd0.jpg


大巴扎里有一家家乐福大卖场,刚好采购缺的物品:姨妈巾、干粮、餐具、帽子等等。

CpD77lb0cpL0kj0g.jpg


中饭必须是新疆特色:手抓饭、羊肉汤、老酸奶,这个地方的羊肉真是一绝,好吃的程度不细说,等你自己去试。

pX5xJlJlxwNoNz7T.jpg

u3bE9ZKkFRHeImOA.jpg

v693k6F9BN6TRc6c.jpg

mVZvOvIChO3zhEGV.jpg

W2HU2pUf811uhh11.jpg


午饭后到乌鲁木齐植物园坐了很久。当地人喜欢带一张防潮垫拎一袋吃的,找个阴凉的地方或坐或躺或趴,孩子追逐奔跑,大人聊聊家常。维吾尔族的菇娘真的很漂亮,五官深邃,眉目有神,身材凹凸有致,那份美,惊为天人。

pz4UL3F2LiG2Gm0l.jpg

o3HP4h811E5dh8Z3.jpg


晚饭选择到葡萄集吃新疆菜。餐厅情调类似小酒吧,只是没有驻唱歌手。点了小份的菌菇汤、拍瓜拆骨肉(鸡丝黄瓜)、特色烤牛肉跟羊肉串,总体不错,唯一的不足是串非碳烤,好在肉质够嫩够新鲜。

W6Os3zDjJjOGJgGO.jpg

CxXkxc8b29bxOb2z.jpg

xS5t04Mo45N9t9PS.jpg

yt2MJjctZ67T99jM.jpg

JwPP5h0UnwFTWoKf.jpg

I117SpRQccfctkTZ.jpg


北京时间8点(新疆时间6点),顺利跟大部队汇合。初次认识,有些尴尬,有点找不到位置,一如既往的选择一个安全的位置跟角度,自己待着。内心有一丝忐忑,关于未知的人际,关于未知的旅程。

Day2(9.10):到达伊宁,八卦城不值得八卦,哈萨克的向日葵在召唤

0700爬起来,简单洗漱,准备下车。细心的拖鞋可能发现了菇娘的不便,后来的路上对菇娘总是比别人多一丝隐隐的担心跟关怀。

0800跟大爷(领队稀有)会师,七八月份跟了大爷一个月,走川藏,去阿里冈仁波齐转山,所以,见到大爷就跟见到亲人一样,一股温暖流进心里。这一程,也是因为他带队,才会毫无顾虑、没有迟疑。

u1Z1RyQyZcrleSDX.jpg


半天的车程,软弱无力。中午到达八卦城,午饭后分小组采购。12人分3组,大爷游移在外。八卦城正在建设中,只能构想她未来的美。在那里吃了十来串碳烤羊肉,虽然比不上爷爷的串儿,排个第二还是实至名归的。托大爷跟阿峰(副领队)的福,在他俩开的钟点房里总算洗了个热水澡,身心都轻松很多。

l8O55b5T8U32uOU2.jpg

au4WzhDh32Bo0bbu.jpg

BZ1D1BqB2odQ22S7.jpg

Jx8tcySYtqSXxxRS.jpg

Zo4oZRPO8rWfsOS2.jpg

Dr3EoXxRa02XxEXR.jpg

DB3YoNMo23sxUmkk.jpg


下午19点,坐上中巴,出发前往琼库什台。沿途的果园、公路、九曲十八弯、成片的向日葵在夕阳映射下美的金黄发亮,这才是新疆,我们想要遇见的新疆。独自坐在右手边第二排靠窗的位置,推开车窗,凉爽的风吹动嘴角上扬,满目的金黄溢满心房,你不在身边,可我分明感觉到你的肩。

BgsfYYYGmK5YVYmc.jpg

ZP4J8Pn3UN3eOzn7.jpg

GGd0g2MclLEmE2d2.jpg

A2m2L1SlSS07mMlB.jpg

qSccLaz7AdJKSD6f.jpg

m1SPg5hGhGfG1YmA.jpg

ilrR0jh4E4w4lL12.jpg

XwYPbbzkb94DrdQp.jpg


仓央嘉措说:那一世,我转山转水转佛塔。不是为修来世,只为今生能在途中与你相遇。

你的小鬼说:这一生,我走南走北走天下。不是为寻美景,只为那刻能在心中与你并肩。

爷爷,你我都知道,这一段注定无疾而终,也都清楚,总有曲终人散尽的一天。说一千道一万,不过相爱一场,是非是过,若不能把控,就随它去吧。在这样的年纪,能遇见彼此心动的人、能有一颗赤诚的心、能生一段纯粹的情,反倒要感谢那注定的结局,因为无果,所以心无旁骛。

那一刻,小鬼唯一的心愿是跟爷爷呆一天,简简单单的,你只是爷爷,我只是小鬼。你一手握着方向盘,一手跟小鬼十指紧扣。两双眼,偶尔看窗外,偶尔四目相对,嘴角上扬。夕阳西下,你在草原烤着欠我的串,小鬼坐在旁边,喝着你许的羊肉汤。月宫灯亮时,小鬼要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,赏漫天星斗,看你放的烟花。若是一场梦,就让她尽情的美吧,美到无缘亦无怨无悔。

23点到达琼库什台小木屋,仅有的4个女生入住14人间,纷纷开始整理行囊,准备第二天开始的徒步。

HX2b7zudkN229k9n.jpg


那晚犯罪感强烈来袭,久久不能入睡。你说这是天赐的缘分,我们都不止一次逃过、躲过,却终究躲不开。但求不伤旁人,于愿足矣。

Day3(9.11):徒步第一天,23公里,穿越原始丛林,第一次混帐,开始失联。

8点起床,8点半早餐,四川姐姐秘制的牛肉酱让人食欲大增,真想学着做给自己吃,可惜我不是那块料。9点,马队开始打包,整装待发。从琼库什台出发,沿着科克苏河峡谷一路向南。

gvO11QHZHL3oOOxW.jpg

w4llAglhhx4vBAel.jpg

sWC2vP2OqmFVvyyh.jpg

WEGcIl09q3dDd3dE.jpg

初入无人区,一行人穿梭在原始丛林,颇有一番探险的味道。高山草甸,牧羊围场,动物尸骸,百年老树,山谷溪流,水上木桥,草上木屋,目不暇接,美不胜收。

a9Ev8nW200vjvcUw.jpg

C2ngDYgFdnDuGG7M.jpg

kc222ChNCI5582a2.jpg

XojrApaW9a99JRza.jpg


无人区,无信号,无服务。那天开始,与外界失联。有人一路登高爬低找角度,有人一路自由随性拍照拍视频,也有人一路捡羊毛挂拐杖。第一天,23公里,菇娘多少还是有些疲惫的。走在队伍的末尾,像一只绵阳。一路上,拖鞋变身牧羊人,穿一身类似顺丰小哥的行头,带一个圆边布帽,快速冲刺一段之后,找一块石头坐下,举着小小的望远镜勘地形、赏景色,等着羊儿慢慢走到跟前,稍加催赶。如此往复。羊儿知道,牧羊人是怕羊儿走丢。长线驴行,有体力爱冲锋的人很多,但是喜欢冲锋有能力冲锋,还愿意看顾队尾的人却寥寥无几。由此可见牧羊人的爱心、责任心跟担当力,举手投足,甚是可爱。

LiIJOSut9MIbBbiV.jpg

y14H8JqmJWM133KM.jpg

ZveQ6LjVlEq7m6p7.jpg

VLv3iH0r2ozk2iKS.jpg

Jq9t9F1D1qe7Fdqj.jpg

HCVywmyeMcPCb2eo.jpg


19点左右,在雪山脚下的草地露营,海报3100米。刚扎好营帐就噼里啪啦下起冰雹,不一会儿就停了。大家纷纷爬出帐篷,烧水的烧水,煮饭的煮饭,炸馒头的炸馒头,边做边吃,大爷的油炸馒头出来一锅完一锅,严重供不应求。刚吃完,天又噼里啪啦下起了雨。原定跟月月共用一个双人帐篷,温度太低,帐篷漏雨,菇娘手脚冰冷,像四根冰棍,想也没想就决定跟大爷混帐。

QQBk2nb2dD0DVpbb.jpg


跟大爷认识不到两个月,可能因为长线驴行,建立了很深的信任感跟依赖感。与我而言,大爷就是家人,可以遮风挡雨,值得信奈依靠。完全没想过性别,混帐前也没有任何顾虑。那一晚,有些忐忑,却安然无恙,可见大爷的人品。

清早醒来,突然有些后怕。怎么可以信任一个人到如此地步?竟然忽略了男女有别。混帐的行为,何尝不是用行动挑战一个男人的本能跟底线?没有血缘,谁又能对谁有完全的把握呢?

对菇凉来说,大爷只是大爷,是亲人。菇凉担心大爷的身体,在乎大爷的健康,心疼大爷的操劳。对大爷来说,菇凉时而乖巧可爱,时而骄纵任性,会撒娇,也会闹脾气,像个小孩子。大爷对菇凉像是长辈对晚辈,也像父亲对女儿。


Day4(9.12):徒步第二天,21公里,航拍最佳地,牛奶河边营

天总算亮了,第一晚露营,在适应中度过。

早餐是用高压锅煮的白米粥,白白的,稠稠的,暖暖的。早晨,雪山下的空气寒的刺骨,直到太阳慢慢露出她的大脸盘子才有些暖意。11点,收拾完毕,出发,爬雪山,翻越越琼达板。达板处视野开阔,层层白云遮不住天空的蓝,枯黄的草像一件短毛袄子,轻轻的搭在山的身上。远处的雪山静静的屹立在那里,耳边呼啸的风打破了静止的画面。风吹动着菇凉的耳边的发,把菇凉的呼唤带到那片草原,吹进远方爷爷的心里。那句话,全世界都失聪了,你能听见吗?

ZZNnbLL8nBBqbNNN.jpg

w5nxXuTzn5qt99Um.jpg

短暂休息跟路餐之后,13个人再次启程,开始下山。不记得用了多少个小时,只是膝盖不停在颤抖,大腿经络酸痛到发虚。这些,被大爷看在眼里,不但不催促菇凉加速,还一路鼓励逗乐,到大部队休息地了,是大爷制止了坚持想继续的菇凉,让菇凉躺在草地上休息。背靠着背包,闭上眼,阳光暖暖的撒在身上,均匀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静静的半梦半醒。

bIA44Ggq4LFllFkG.jpg

wEuLYZYhEphxr42L.jpg

y84qE88QQq4qq787.jpg

lEFHuzXu0LEp1Pu0.jpg

jvm7f447Mx4MfAGG.jpg

后面的路如大爷所说,除了“美、美、美”,我找不到其他形容词。绝对是一等一的大片,高山草原、峡谷河流、松树丛林,美的浑然天成,不对,就是天成。

qnIIeDjJd4gdFjD0.jpg

jAZA5zRoH5r8Y5e8.jpg

C4xCI4rczFbThH3y.jpg


大爷负责收队,队尾只有我跟缠禅。缠蝉很擅长过河,三个人的队伍,他负责探路,大爷负责护我不湿,而我,负责拖累他俩。因为我,大爷的鞋袜进水。我不小心踩滑,也湿了半身。

那晚在牛奶河边的草坪上扎营。月月的叫花鸡跟榨菜很下饭,菇凉饱饱的吃了一顿,早早就睡下了。月月像邻家姐姐,跟她同帐,睡的很安稳,很踏实。

OI0r04e40IFOz9z4.jpg


Day5(9.13):徒步第三天,15公里,科克苏河溜索,宿“店家”,吃羊肉

早起用餐后,开始翻山越岭。身体已经慢慢习惯每天长途跋涉,也适应了每天一早的拉练。那个山坡,陡峭到人没有办法站立直行,有些地方甚至没有路径,只能将身体靠近峭壁,登山杖扎稳,手抓牢树枝或者草垛,脚下踩实,一段一段往上爬。浅蓝色的牛奶河蜿蜒流淌,左边是丛林,右边是草原,中间的河水仿佛一条天蓝色的丝带,将丛林和草原打包成一份巨大的礼物,送给这一行的13人。

nadtnnrztXt67An1.jpg

JQOyQ9DUw5yqwYTi.jpg

中午时分,到达溜索过河点。100米左右的牧民家有售可乐、啤酒跟馕,那是全程唯一一个小卖部。菇凉忍不住喝了一瓶半可乐,被大爷念叨至今。河水湍急,溜索的索道是牧民自己拉的两条铁锁链,锁链下孱弱的挂着一个小小的类似关牲畜的铁框,我们就靠这个铁框滑到对岸,收费300/人。菇凉鼓起勇气,战战兢兢的站上颤颤巍巍的铁框,紧紧靠着大爷的肩膀,总算平安溜索过河。对岸不远处的小木屋外,有一块年久的搓衣板。小拖鞋曲双膝、举双手,带着哭腔喊着:“我错了,在也不敢了”,多欠收拾的人呀,只是不知道收拾他的菇凉到哪里鬼混去了,速速来收了这妖孽吧。

k2UUzZvttYaaZY4y.jpg

luT6V4p4O6zLapZl.jpg

rPjwS6JK7NSSWWPp.jpg

L9k5smM7emmgiyK6.jpg

tMcIB86bqh7rr76k.jpg

Kwt6P6T2Vvt3VwvV.jpg

G9GKivF9RY1lHhy1.jpg


继续往前,骑了9次马,过了9次河。骑的第一匹马很乖,马夫很稳,平安过河。第二匹马比我犟,脾气比我大,马腿很长,马夫小哥经验不足,重心不稳,菇凉还没坐稳就从马上掉下来,摔在身后大爷的怀里,真真是吓坏了。第三匹马是小哥姐夫的黑马,稍微温顺些,前几次都在小拖鞋的护卫下顺利上下马,最后一次快靠岸时,马儿临时调转方向,远离众人下马点。原本惊魂未定的菇凉恐惧再上心头,关键腿太短,孤立无援,下不来,最后是马儿上坡的时候从马背滑下来的。吓死菇凉了,臭拖鞋,烂拖鞋,说好的接我下马呢?关键时候,你在哪里?

U2BVA278cB72rNB7.jpg

L0A5m1Pb0nnS9Ann.jpg

jjIEbhkz6wOTf67F.jpg


过河之后,继续爬山。那天,是小拖鞋第一次拉菇凉的手,小手拉大手,不怕滑也不怕陡。

EWo0o2V2V9mGVhxF.jpg


山下的小木屋边有一对巨大的羊角,大爷、缠蝉跟小拖鞋简直疯掉了,各种凹造型。他们不理解菇凉害怕跟尸骸拍照的心,菇凉也不理解他们鸡冻的点。直到小拖鞋说了一句:“这叫生殖崇拜”,尼玛,劳资瞬间笑喷,无言以对。

H8MQ7VM5VcRcm8QM.jpg

RGi90z08Eg8EegEm.jpg

fMi47UhtbxdhFo85.jpg

p80xhl60Gd7x5hiM.jpg


大概四五点,到达店家草原,据说是征服设置的牧民中转站小木屋。成群的羊儿漫山遍野的啃着草,一抬头,远处的山上,羊儿像一个颗颗珠宝,点缀着山菇凉的头纱。

rfRWk1GKKdDQ762F.jpg


在溪边安营扎寨,花了500块钱买了一只羊。大家开始拾柴火,火枪手跟小拖鞋开始搭灶台生火。在马夫小哥跟他姐夫的帮助下,羊肉顺利下锅。拖鞋下了一根玉米,一锅玉米羊肉汤,可惜少点姜。天空再次下起小雨,一群人围站在火堆旁,火枪手跟冷面杀手始终拿着套锅,说说笑笑,就等开锅。冷面杀手说:“看着这锅羊肉煮熟,好有成就感。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杀的他炖的呢,哈哈,可爱的杀手。

y1554411y44emirI.jpg


owo6w3aAhJN9Ja0O.jpg

sX44y892y948Zcw0.jpg

r99BJa076R8hB0vs.jpg

WziiZRC1IrF2PW1M.jpg

gTTeZAtiGAKaoeK2.jpg


天慢慢暗下来,玉米羊肉汤开锅,每个人都在用各种姿势大快朵颐。清水加盐煮出来的羊肉没有任何膻味,汤汁透着淡淡的玉米甜味,很香很美味。小拖鞋用啃了一半的羊肉就水煮的娃娃菜跟面条很好吃,什么口水,什么口臭,比起牛粪羊粪又算什么?哈哈,菇凉又糙了。

DaA3zfeR68Z8f8T3.jpg

Cgv9W2Rud77dWEg4.jpg

m077gPFoevII11Fl.jpg


夜深了,大家把火生的很旺,站在火堆旁,烘的烘袜子,烤的烤手。抬头,看着满天繁星围绕在银河两边,有的成群结队开趴体,有的三两成对挂在树梢,像极了披着黑斗篷的幽灵眼睛,闪闪发亮。那一晚,月月在我左边,小拖鞋在我右边,那是菇凉第一次看那么美的星空,很浪漫,也很温暖。

E11bcGuwgMRs9c4S.jpg

临睡前,大小缠蝉、冷面杀手活跃在草地的各个角落,拍星空。

yO7D3q31USD33D1j.jpg

zk0M3WoGHPwSWEV3.jpg


Day7(9.14):徒步第四天,9公里,翻越小达板,天堂湖边营

早饭过后,就这温暖的阳光出发,今天的目的地是传说中的天堂湖。穿越原始丛林的时候,冷面杀手说:“这样的景都不用对焦不用调,随便拍拍就是大片就是美景。”那处凹地的水塘,酷似一面镜子,将四周的景色倒映的活灵活现,乍一看,像是一个深深的峡谷,仿真度高达90%

KAA3Aa0sV7Rhj0H6.jpg

mkBIW8kwoIQIwP5t.jpg tgY8P9bE9KgeV5B5.jpg

Sw1d7m3Doo7ziLDz.jpg


走过小木屋,到“双乳峰”,行进方向略有偏差,却丝毫不影响我们将美景囊括眼眶的心。小拖鞋拉着菇凉的手,翻山越岭,不走寻常路。计划中的捷径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没有起到超越的效果。

uQmP3eTh3hMduOhH.jpg

Xl87A62AFqAALxLm.jpg

vLn4u4BZTbB1uvi2.jpg


翻过垭口,小拖鞋送的黄色小野菊很漂亮。你在垭口说的那句戏言“你不嫁,那我娶也行”,听着还是有一丝感动跟温暖的,果真是名副其实的暖男,胆大心细,勤快贴心。

GehX4Hz7o5XP4G55.jpg

QpkRDD2zLDD2g11R.jpg


你的博爱,反倒是女孩子不敢托付真心的阻碍。每一个女生,都希望成为第一无二的公主,若有一天遇到你心动的菇凉,切记,要区别对待。

到达天堂湖时,大部队已经扎好营帐。冻坏的菇凉安静的躺在漏水的帐篷里,任性的对大爷发脾气。雨后的天堂湖静悄悄的落这大片大片的雪,不一会儿就给一个个帐篷穿上天鹅舞服。大家各自抖这帐篷外的雪,防止帐篷被雪覆盖后窒息的危险。

nRZLUuUUZpUf9U4l.jpg

iVqTr88Py90QeUee.jpg


菇凉从冰冷的睡袋里爬出来:云雾缠绕的雪山,蓝如宝石的湖面,五彩缤纷的帐篷,漫天飘落的雪花。找拖鞋要了两包泡面,问缠蝉借来火机,第一次,自己打气罐生火煮东西,新鲜又兴奋。羊肉汤配上缠蝉的干蔬菜煮出来的泡面色香味俱全,分了一半给没吃东西的小拖鞋,后来才知道那货躲在帐篷里不知道吃了多少东西。

Zki94bkQKS9lzM9i.jpg

s1g2xo1r7RrCgQ7Q.jpg

Ff1u4zePUCCE5yp1.jpg


跟拖鞋环了小半圈湖,又饿了,独自回到营地准备找吃的。

拖鞋天暗未归,大伙都着急了。那是大爷第一次发火,也是第一次对菇凉说狠话。那一句“你现在就回去,不听我的就不要跟着我”,惹火了竹竹,也伤了竹竹的心。从川藏线,到阿里转山,再到新疆乌孙古道,还有谁比我更信服你更听你话?我只能安慰自己说:你不是冲我。

臭拖鞋平安归来。菇凉烧一锅水,加入缠蝉的干蔬菜,配一个咸鸭蛋,给自己煮了一个泡饭。带着头灯,坐在崖边的石头上,享受着滚烫的美食。小拖鞋蹲在身边,吃货(菇凉)跟饭桶(拖鞋)聊着江西,说着师大,回味着上饶鸡腿。

那晚有点小激动,吵醒了早早入睡的人,菇凉很抱歉。

Day8(9.15):徒步第五天,26公里,最难的雪山,最冰的河水,博孜克尔格河边营

太阳公公上班了,13个人沿着半圈天堂湖出发,大饱眼福。天堂湖是草原跟雪山中间的一片洼地,雪水融化形成的天然湖泊。靠雪山那边是被炸药炸出的乱石路,我们一路登高爬低,以为总算走出去了,抬眼一看,尼玛,还有一段长长的乱石坡,坡上是今天要翻越的阿克布拉克达板,垭口海拔3680米。

ik22YrXZr61cAaWY.jpg

fx9XdzpjxafnxDzl.jpg

Y1n1N2Kp4244NWJ2.jpg

O7mxcsxrEZMmMYyy.jpg

a1CE9ScSCiEpP9Cy.jpg

xlJ0LBX5pu1Kxfi5.jpg

HmmZE71h7HXEHFeS.jpg


今天没敢让小拖鞋拉手,他有轻微高反,但还是像牧羊人一样,活蹦乱跳一阵,然后坐等羊儿。只是这一天,羊群队伍极度壮大,懒羊羊身后跟着的是2000多只羊,分不清是人放羊,还是羊放人。菇凉缓慢的迈着步子,之字形马道的雪山,决计不敢回头,更不敢抬头,不知道身后的路有多长,也不知道前方还是多少待行路。唯一能做的,是目不转睛的盯牢脚下,一只手紧紧握着登山杖,另一只手盘着凤舞(百香子串),一步一个脚印往上爬,往前走。时不时自言自语跟爷爷说说话,分散注意力。

dqXvRrvQxxmr1qPX.jpg

rfPt7nKPzRhpp44n.jpg


好不容易爬上达板,接踵而来的是望不见头的下坡路。膝盖跟大腿已经残废,只能缓慢移动。一路上2000只羊跟赶羊人始终伴随前后,最喜欢白白的留着胡须的小羊咩咩,灵活如脱兔,跑起来一抖一抖的,超级可爱。转念一想,他们搞不好是老羊咩咩的化身,是爷爷换种形式陪小鬼走一程。


晚上七八点,终于走到峡谷,有一个难题来了,要过河。第一道弯,河水又深又急,大爷上上下下走了很多遍也没找到能让菇凉不湿鞋袜的地方。是2000只羊的其中一个牧羊人,默默换了同伴的水鞋,走到菇凉身边,一把将菇凉背起,稳稳的过了河。那个男人的背并不宽厚,却让菇凉觉得很踏实。他的每一步都踩的很稳,好像背上的菇凉并没有那么沉。菇凉的感激在嘴上,更在心里。借用大爷的一包烟,秒表心意。

FEZ9pYlHwkTp9pkx.jpg


贴心的小拖鞋到营地后委托马夫小哥来接菇凉,好不容易鼓足勇气上了那匹倔马,独自一个人在马上,很害怕。马儿大概是感觉到了菇凉的惊慌,加上不熟悉菇凉的气味,摇头晃脑的抬起两只前蹄,彻底吓坏了菇凉。后面的河打死也再不敢上马了。索性脱掉鞋袜,换上小把鞋,撩起裤腿,徒步过河。刚入河水就感受到透心的凉。到对岸时,一双腿已经被河水冻得查红,水中寒刺得生疼。

到达营地已经天黑。小拖鞋早早准备好热汤,让菇凉暖暖的喝一碗再去换鞋袜。那晚,热腾腾的泡面是他烧的,甘甜可口的娃娃菜是他煮的,滚烫的开水是他烧的,若影若现的灯光下,始终忙忙碌碌的身影,菇凉说不出那个谢。

AFaAjAaZarwNqcsF.jpg



Day9(9.16):徒步第六天,40公里,过了80次河,体力透支到虚脱

最后一天,为了早些联系外界叫到车把我们接回酒店,大爷骑马先到黑英山牧场,在终点等我们。没有大爷的路,菇凉告诉自己要加油,要努力跟上大部队。第一段路,看到阿峰(副领队)一个人在等着,菇凉真的很开心,脚步不自觉的加快,谁曾想走到他面前,那个人双臂环抱,一张冰冷的脸,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表情,一句“一匹马过河,所有人都要等你”彻底的将菇凉的愧疚推向制高点,也是那一刻起,注定了那一天的悲惨跟虚脱。

nPOCNenKdRRRdpmP.jpg

BDsf3KXCsjdvgLg5.jpg


菇凉回想阿里转山的第二天,大爷在左手边拉着她加速的感觉,努力赶上那时的速度。全然不顾前程多远需要保留多少体力。一心只想快,总算从队伍末端赶到中间。缠蝉问菇凉:“你今天怎么这么快?”菇凉在心里答:“因为我在较劲,跟阿峰较劲,也跟自己较劲。”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,鼻头酸了,泪花在眼眶打转,若是大爷,我定不至如此。

董永(某美女驴友)说过,长线旅行,领队很重要。能遇到一个有能力、有责任、有大爱、有胸怀、有忧患意识的领队,是我的福分。能为了掉队的人折返,有能力冲锋却甘愿收尾,懂得各种户外知识,知道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激励方法,让队员累并快乐的坚持着。

可谁也没有义务照顾谁,更没有义务用你能接受的方式跟你相处,毕竟,谁也不是谁的谁,不怨阿峰。我理解他的初衷,但不接受他的态度跟方式。作为临时领队,他没有错,是毛驴不够强。

行程至半,一路马不停歇不知修养的菇凉已然耗光了全部力气。后半段的40道河,多亏了小拖鞋。他一路催着菇凉加速,却听不见菇凉喘息。虚脱的菇凉说不出半句话,手里紧紧握着凤舞,不停的说:“爷爷,小鬼好累,好累,好累。但是小鬼不能停,小鬼可以。”凭着凤舞给的一丝力气,艰难的迈着沉重的步伐。对于小拖鞋的催促,菇凉无话好说,因为他在用自己的身体跟安全实践不离不弃。若不是我,他不至于落在最后;若不是我,他的双腿不至于在冰凉的河水里浸泡那么久;若不是我,他不至于跑前跑后心怀忐忑,担心天黑,担心水凉。

E9MGarAqomxO9OL8.jpg

sBTde1TttzAExmUT.jpg


最后两个小时,耗尽最后一丝气力。支撑菇凉的唯一信念是:拖鞋在,我不能拖累他。缓慢的移步,很害怕哪一秒会彻底爆掉。荒郊野岭,我不能害了他。

MkK1gGkEKR05aAp3.jpg


走出无人区的那一刻,菇凉彻底瘫了,连呼吸都很费劲,说不出半句话。害怕爱我的人担心,一点点掏出手机,总算有信号,发给朋友圈,给那些人儿报个平安。

F5RRrrKGEwL4K0Lr.jpg

G7UZHzqb3Jcn3K7T.jpg


听着爷爷多天前的语音,眼泪啪啪往下掉,他是真急了。如若可以,小鬼想要第一时间出现在你面前,让你放心,让你安心。僵硬干裂流血的手,颤颤巍巍的握着摇摇欲坠的电话,听你的话,有信号的第一时间,去个电话,用微弱的喘气声说着“没事”报平安。

oI5mcZMIWWRC59M7.jpg


在冷风中换掉湿透的鞋、裤、袜,静静的待着,弱弱的喘着气,等车来。温暖的车行驶在漆黑的夜里,一望无际的戈壁,菇凉已经无心想安全问题,半睁着眼,张着嘴,小口小口粗声的喘着。脑子里回想着白天的种种,谢谢大爷,谢谢拖鞋。

ZJ0j7VT0H38T0js2.jpg

WLsxY4LyFLgxO5ZG.jpg


临近24点,找了一家店准备吃晚饭。推开车门,双腿已经僵硬到无知觉。下车那一刻,钻心的疼。是小拖鞋,一路搀扶着进店,用热茶暖着菇凉的冰凉的四肢。

店家的剥离门破碎不堪,吧台前的两块防爆挡板很扎眼,很难想象,那里曾经有过怎样的战火。

一碗16块的家常羊肉拌面,让菇凉慢慢缓过劲来。

Day10(9.17):久违的热水澡,美味的烤串跟包子

凌晨1点半,到达酒店。菇凉已经可以独立行走。酒店半温不热滴滴答答的水足已洗去这六天的疲惫跟发臭的身体。舒舒服服的睡了一晚。

上午九点爬起来,用过早餐,简单收拾,跟拖鞋、火枪手、一江、月月到阿克苏地区库车县转悠。在库车王府,小拖鞋化身拖导,给我们说历史讲文化,可惜,菇凉如听天书。

王府出来,小拖鞋一路陪着吃薄皮包子、烤羊肉串、烤羊肉包子。到商场买裤子鞋子,去超市采购晚上火车上的粮食。

eFLqG77B7B6gULzB.jpg

hVHp55V0EkwKYI2V.jpg

oxgenaVY8Ze0vz8J.jpg


晚饭在酒店附近的川菜馆解决。大爷、一江、火枪手、阿峰、月月、小拖鞋还有菇凉,点了大盘鸡、水煮鱼,配着江小白、红乌苏、RIO,开怀畅饮。

lEKNxk1byBbcoqFL.jpg


很多年没有做过过夜车硬座了,依旧睡不好。回来之后,腿脚一直肿着。

bL6jh6T0OLHYpuyu.jpg


Day11(9.18):散团,有缘自会相聚

一早到达乌鲁木齐站,陪月月再去一次大巴扎。在红宝石大酒店免费寄存行李,到大巴扎对面的店里喝一碗暖暖的羊肉汤,很满足。在大巴扎里吃了甜脆爽口的新疆哈密瓜,品了先苦后涩再甜的石榴汁,尝了传说中的切糕。

MkkF8O22KDv12841.jpg

Eu9l6FTH7217fkug.jpg

C7ccz5uo68g6UUO6.jpg

V9Uq19V8VouvVzVN.jpg

OEBzJtLR8HjJ7SzP.jpg


下午2点,跟大部队在机场集结,各自乘坐航班返杭。

聚散全凭缘。愿这一行13人各自安好。

Part3:哪些人儿


大爷:又叫稀有元素,是最好的领队。一路对菇凉关怀备至,如叔亦如父。曾经是救援队的,体能体力都是一级棒。长线驴行带队经验丰富,有他在,一路无忧。

LqDA11E7gD7qZqi0.jpg


拖鞋:婺源小学霸,理工男,好历史。所到之处,必去当地博物馆。心灵手巧,眼疾手快,性格开朗活泼,个性偏属中庸,不喜争执,不善辩论。是名副其实的暖男,也是领队的极佳拍档。

zuBHG5hU5B4Sb9ES.jpg


月月:一个胸怀宽广的邻家姐姐,户外野营经验丰富,是个有大爱的姐姐。5天的露营,我没有帮上什么忙,她非但不计较,还时长把我照顾的很好。谢谢月月,下一次旅行,我也希望做你这样的人。

Z4foaa0WG3VC0OE8.jpg


火枪手:帅气的兵大哥,气质军人。性格直爽,动手能力强。

xQBnQSNsQQuqbJ0u.jpg


一江:温文儒雅的大哥,好酒,不爱言辞。

xmf88cz4Hf6JhjBd.jpg


徐劼:冷冷的杀手,酷酷的,屌屌哒。个人户外经验丰富,喜欢户外电子科技设备。

kP94sOs64I0v600e.jpg


缠蝉:长腿大叔,擅长过河。为了儿子,没有他豁不出去的。

wzw4NwwwNd80qn1j.jpg


小缠蝉:长腿小鲜肉,第一个走出无人区。影响最深的是最后一天,两次,找他老爸,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他不是小孩儿。

C0oko06dojh0fdKH.jpg


松树:据说是医生。笑容腼腆内敛,给人感觉很温暖。

wuC2WAe33arKLR2W.jpg


浮萍:小孩子心性,直截了当,却没有坏心。

SysCGGytyf9ex8jh.jpg


邓波儿:磁性的嗓音,让人印象深刻。

yqunizzxJpWuG8ie.jpg


阿峰:副领队。体能很好,擅长冲锋探路,心中有一团火,好像被外界束缚。冲锋陷阵绝无二话,是做领队的好苗子。

ap91YYOD008DsxaK.jpg


十几个小时,一万多字,展现的是我的视角,述说的是我的经历、故事跟感受。部分观点可能存在偏差,还请谅解。毕竟,人跟人相处,是需要时间发酵的。


这是第一版,在机场配图到现在,困到爆。日后有时间,再加以润色吧~


白白~~


图片源自9.9-18此期的乌孙古道行程的小伙伴,文小竹竹

- End -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260

组织活动:400

8715

主题

11万

帖子

23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7083
发表于 2018-1-22 00:50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经典的旅行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3

组织活动:0

0

主题

14

帖子

127

积分

新驴

Rank: 2

积分
127
QQ
发表于 2018-1-25 12:14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觉好牛逼,希望也能有机会去体验一把。
长路漫漫任我行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溪山行户外论坛--户外旅行信息网

Processed in 0.236580 second(s), 36 queries.

站点统计| 举报| Archiver| 手机版| 小黑屋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溪山行.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浙ICP备14002456号-1

杭州溪山行户外运动策划有限公司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